照顧無血緣關系老人12年,能否繼承五套房產?

  家住北京市順義區的老人阮先生終身未婚,膝下沒有子女。為了自己的晚年生活有人照顧,他與同村的劉先生簽訂了一份遺贈扶養協議,約定由劉先生為他養老送終,他的所有財產也將遺贈給劉先生。去年,阮先生因病去世了,留下了五套剛剛分到的安置房。那么,這五套房產能否由劉先生來繼承呢?

  長期照顧高齡老人 能否繼承五套房產

  視頻畫面中是去年3月31日,劉先生與阮老先生在律師的見證下,第二次簽訂遺贈扶養協議的現場。畫面中的這位老人就是阮先生,簽這份協議的時候他已經93歲了。左邊的就是劉先生。協議約定,由劉先生照顧阮先生并負責生養死葬,阮先生將其取得的五套回遷房等在內的全部財產遺贈給劉先生。

  那么,他們為什么會簽訂這份協議?又為什么是第二次簽訂呢?事情還要從13年前說起。

  阮先生終身未婚,膝下無兒無女。2011年時,阮先生已經80多歲了,老無所依的他向村委會求助。村委會了解情況后,認為劉先生是不錯的人選。劉先生一家與阮先生原本就認識,而且劉先生為人忠厚,在村里的口碑也比較好。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張莉:那時候阮先生已經80歲高齡了,確實也需要有人去照顧了,劉先生這個人也是在村里算是一個口碑比較好的人,在這個時候劉先生他愿意,阮先生也愿意,所以村里肯定是愿意促成這個事了。

  于是,劉先生與阮先生二人在村委會的主持下于2011年簽署了一份《遺贈扶養協議》,約定由劉先生照顧阮先生并負責生養死葬,阮先生將其位于該村的房屋在內的全部財產遺贈給劉先生。

  協議書里寫明:“保證悉心照顧遺贈人,讓老人安度晚年,至遺贈人阮先生去世之前,供給生活水平保持全村平均生活水平。”于是,從2011年11月開始,劉先生承擔起了對阮先生的扶養責任,而且全家搬到了阮先生家一起生活。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張莉:因為共同都在一個村里生活,村里了解阮先生還有劉先生家里的具體生活情況,說這些年從阮先生自己的精神面貌也好,他的生活狀態也好,都能夠感覺到劉先生應該是照顧得很不錯。

  時間一晃就到了2017年8月,阮先生的宅基地被劃入了拆遷項目,老人因此獲得了五套安置房。之后老人就跟隨著劉先生一家搬到了其他小區租房居住。

  2023年,阮先生與劉先生再簽訂了一份《遺贈扶養協議》,也就是節目最開始的那一幕。由于阮先生的老宅已經拆遷,因此這份協議明確了包括回遷房在內的全部財產將留給劉先生所有,而劉先生也將繼續扶養照顧阮先生的日常生活。

  同年10月,阮先生因病去世,劉先生送老人走完最后一程,并為他購買墓地,料理喪葬事宜。

  劉先生認為,他和阮先生簽訂的《遺贈扶養協議》合法有效,自己又如同對待親人般悉心照顧了阮先生十二年,可以接受遺贈。但是,阮先生還有一些近親屬,這些親屬并沒有參與協議的簽訂過程,因此劉先生希望可以通過訴訟,確認協議的法律效力。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張莉:阮先生家里一共有6個兄弟姐妹,他應該是排名第五,這個案子的繼承人只有三個人,就是現在的三個被告,一個就是他的妹妹小妹,另外就是他二哥的兩個閨女就是他的兩個侄女,因為三個侄子都已經先于他去世了,這個案子因為是回遷房,他雖然有這份遺贈棄養協議,他害怕有其他的權利人來爭這五套房的權利,所以說他要求法院來給你確認。

  無血緣關系 遺贈扶養協議具備法律效力嗎

  在這個案子中,劉先生和老人的三名親屬,其實并沒有爭奪遺產的情況。相反地,親屬們十分認可劉先生一家對老人的照顧。那為什么劉先生還會起訴呢?他說,希望可以通過法院審核、認定遺贈扶養協議的真實性和法律效力,以便后續辦理房屋過戶手續。那法院會從哪些方面去考量這份遺贈扶養協議的法律效力呢?劉先生是否如協議中所規定的,扶養了老人的生活呢?

  從劉先生與阮先生簽訂第一份遺贈扶養協議開始算起,直到老人去世,劉先生共照顧了阮老先生12個年頭。那么,在這12年中,劉先生是否如協議中約定的“供給生活水平保持全村平均生活水平”呢?在庭審過程中,劉先生向法院提交了一些日常生活的照片和視頻,同時還申請了幾名同村的居民出庭作證。這些視頻還有居民們的證言,還原了阮先生這12年的生活。

  證人 阮先生:老爺子在劉先生家的生活水平跟咱們同村大部分人家比起來屬于中上等,這老爺子愛吃牛肉跟豬蹄子,他要是住院、出院,每次我們都瞧去。

  證人 李先生:我覺得比我們家吃的都好,反正老爺子愛吃肉,反正我覺得生活是不低。他精神挺好,因為老爺子每天還要出去玩玩象棋什么的,我覺得挺好。

  村民們提到,老人和劉先生一家一起生活,生活水平并不低。除了吃得不錯之外,阮老先生也一直被劉先生當作家人來對待、當作長輩來尊敬與孝順。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張莉:劉先生的孫女給她洗腳,能夠想象當時的畫面,肯定孩子在那玩,然后說太爺爺在那洗腳你快去,可能當時目的不是為了拍老人,是為了拍孩子,就是這么一個小劇情可以看得出來這一家子沒把阮先生當外人,跟阮先生很親的這種感覺。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張莉:不管是有一些老鄰居陪他下棋,還是說有孩子陪他下棋,他生活很自由。晚年的話,身邊有孩子承歡膝下逗他開心,生活起居有劉先生他們兩口子能夠適當的照應。

  這些視頻都是劉先生記錄下來的生活日常,包括一大家子過生日、過年時小輩給阮先生磕頭拜年、下象棋、小孫女為阮先生洗腳等場景。劉先生認為,他從2011年與阮先生簽訂第一份協議后,自己就如同對待親人般悉心照顧了阮先生12年,讓阮先生在晚年生活中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和幸福,因此他已經如約履行了“生養死葬”的扶養義務。

  除了扶養義務的履行情況,法院在審理這類案件時,還會核實當事雙方簽訂的遺贈扶養協議是否合法有效。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張莉:因為遺贈扶養協議本身它畢竟還是協議,協議的話我們肯定是審理法律效力的問題。

  遺贈扶養協議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同樣也是法庭上的爭議焦點。阮老先生的三名親屬也是老人第二順位的繼承人,他們在阮老先生生前基本和老人沒有來往,也從沒有照顧扶養過老人,因此他們沒有爭奪財產繼承權的意思。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張莉:自始至終她們都是非常如實地去陳述這件事情,有沒有經常去贍養他,她們認可沒有,她根本沒有去爭,她只是說為什么要找我,我沒有爭,我認可是給你的,我也沒有要。

  在法庭上,阮先生的三名親屬提出,他們需要法庭調查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阮先生在簽訂協議時,有沒有被脅迫的情形,是不是自愿簽字的。

  對此,幾名曾經參與過協議簽署過程的村民出庭作了證。

  法官:您當時簽字的時候,您在村委會任什么職務?2011年這個協議當時您是在場的是吧?

  證人 張先生:村委會副主任,在現場。

  法官:據您觀察,2011年簽訂遺贈扶養協議的時候,有沒有人脅迫他、強迫他、威脅他,他簽到底是自愿的還是被逼的。

  證人 張先生:在我這里就是他自愿的,他找的我們跟我們說的。

  證人 阮先生:我是代表村委會行為,書記先說你給寫一個協議,意思就是你先起草一下。

  證人張先生和阮先生2011年時都在村委會工作,他們曾經見證了本案當事雙方簽署第一份《遺贈扶養協議》的全過程,并且證實阮老先生在簽署協議時是自愿的。

  另一名證人李先生和本案的兩名當事人住在前后樓。去年3月31日,劉先生與阮老先生簽訂補充《遺贈扶養協議》時,是李先生在現場拍攝記錄下了整個過程。

  證人 李先生:是我給錄的,因為我們也前后樓住著,很近,我們也是一個村的,也比較了解。

  法官:據您觀察,簽這個遺贈扶養協議到底是不是阮先生自己的本心或者本意?

  證人 李先生:是,反正都有錄像,老爺子自己也說了。

  法官走訪調查 了解“父子”往事

  在法庭上,有多名證人出庭作證,兩份遺贈扶養協議都是阮先生自愿、親自簽署的,而且這么多年,劉先生確實把老人照顧得挺好。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這兩份協議背后的故事,法官也多次到村子里,在不通知任何人的情況下走訪調查,知道了更多這對沒有血緣關系的親人間的故事。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張莉:這個事我也不通知原告,我也不通知被告,村里人怎么說的,大家的口碑是怎么說的。村民說阮先生其實身體確實是沒有什么大毛病,但是有哮喘。北京每年春天秋天的時候,有楊絮柳絮的時候,這哮喘肯定得犯,犯了之后肯定得住一段時間院的,這個是必需的。這個時候肯定就是劉先生家里一直都是醫院里陪護,這么多年全部都是。

  接受記者采訪時,張莉法官介紹了她最直觀的感受。她認為,老年人晚年衣食住行是一方面,精神的富足同樣重要。這方面劉先生一家也做到了。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張莉:我覺得阮先生他的晚年不說過得有多好,但是起碼是幸福、美滿,也不說大富大貴,吃的有多好要怎么樣,但是身邊有人,有小曾孫、小曾孫女在旁邊逗他樂開心。

  那么,遺贈扶養協議是否合法有效?劉先生又是否能繼承協議中約定的財產呢?

  順義法院經審理認為,遺產是自然人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繼承開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有遺贈扶養協議的,按照協議辦理。因阮先生生前與劉先生簽訂有遺贈扶養協議,該遺贈扶養協議中涉及阮先生合法財產的贈與以及劉先生承擔的生養死葬義務部分應屬有效。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張莉:我們看阮先生的視頻也好,村里的那些見證人的證人證言也好,他有行為能力沒有什么問題。第二個也不違反什么強制性法律規定,因為他畢竟是處分的都是他自己的財產,也不涉及侵害他人利益的問題,所以說他這個協議從法律上而言肯定是合法有效的,我們肯定是要認可的。

  法院認為,劉先生在阮先生年歲已高、無人照管時,承擔扶養責任,與阮先生共同生活多年,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并履行了遺贈扶養協議中的生養死葬義務,使他度過了一個幸??鞓返耐砟?,劉先生應當按照遺贈扶養協議的約定繼承阮先生全部財產。

  今年3月22日,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涉訴五套房屋的所有權益應由劉先生繼承。

原標題:照顧無血緣關系老人12年,能否繼承五套房產?

責任編輯:林莉
  • 新海南手機客戶端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手機客戶端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微信公眾號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微博

    用微博掃一掃

看天下

讀懂中國放眼全球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技術服務 |  法律聲明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4 地址:海南省??谑薪鸨P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966123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nhwwljb@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精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在线|乱子伦av无码中文字幕s|亚洲高清激情精品一区国产|国产黄片视频